博文

目前显示的是 八月, 2016的博文

与姓马的保持距离,啦啦啦

马化腾坑孩子,马云坑媳妇,马蓉坑老公, 马俊仁坑田径,马谡坑诸葛亮,马夫人坑乔峰, ,马航坑人命,马嵬坡坑杨贵妃 ,马英九坑国民党,马加爵坑室友,马杀鸡坑雷洋,马莎拉蒂坑郭美美,马蜂窝坑光头强,马屁精坑同事 ,马赛克坑男青年, 马克思坑人类。 ——与姓马的保持距离

别入戏太深!你真不是共产主义接班人,有条件早移民

1、迁徙本就是人类的本能

    请原谅我用这么大的概念去分析这样一件小事。7万年前,东非的智人从非洲出发,用了差不多5万多年的时间,到达了地球的各个大洲,其他人类种群因此灭绝,智人成为唯一的人类。人类不断向外部的远方寻求资源、建立家园是一种本能,这是写在基因里面的。

    在现代民族国家以及边境线建立之前,移民不过是人类的正常迁徙,当然包括各种各样的政治经济原因,比如战争、殖民、贸易、探险等,比如十字军的东征和东印度公司。也有很多个人原因的迁徙,比如婚姻、工作转换、逃命、追求更好的环境等等,比如五月花号。在民族国家建立之后,基于个人原因离开原本的居住国,去国境线之外谋求新的生活,这是现代意义的移民,当然也是人类最普通不过的迁徙行为。通常这类移民行为是为了更好的生存条件、生活方式、受教育机会以及工作机会,乃至为了某种价值——比如说,公平、正义、平等。

    移民在西方世界是一种人类的常态行为。据《帕尔格雷夫世界历史统计:欧洲卷1750-1993》给出的数据,在1850—1920年间,约有1567万英国人、431万德国人、233万奥匈帝国人、858万意大利人和38万法国人离开本国去往欧洲以外的地方定居。看看一百多年前的欧洲,你就会知道,移民真不是一件大事儿。

    2、雾霾、毒地与移民

    2010年的时候,在北京上空频频出现的不明可吸入颗粒物,还没有现在“雾霾”这个官方名称,出现在美国大使馆的官方twitter账户上时叫做“pm2.5”,现在当然大家都知道了。那时候上推特的人是少数,follow美国大使馆的用户就更少,我是其中之一。几乎每天看着大使馆给出的结论是“very unhealthy”,那真是非常堵心的事情。

    清洁的空气、水源、土地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最根本的要素,任何人都会因为空气、水源、土地的污染而遭受影响,无一例外(除非你有特供空气、饮用水、土地)。不管你是共产主义者还是同性恋者,死亡是这个世界上相对而言最平等的事情,而你往往希望自己活得更久,对不对?

    绿色和平组织几年前跟北京大学公共健康学院合作,对pm2.5与公众健康的代价做过一项调查,2012年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和西安这个四个城市因pm2.5猝死的人数超过8500人。这个数字是四个城市同期因交通事故死亡人数的近三倍。

    不要侥幸地认为,因为你没有死,空气就跟你没有关系。我曾经在北京雾…